随着经济社会的发展和人民群众生活水平的改善,汽车已进入普通市民的家庭。统计显示,2019年底,
阜阳机动车保有量达80.8万辆,2019年8月逼近90万辆,目前接近100万辆。随着车辆的增加,报考驾照的市民与日俱增,各家驾校人满为患,供需严重失衡,一些”潜规则”随之而来,市民学车遭遇各种”窝心事”,不断拨打本报热线或在网上发帖投诉。虽然随着相关部门打击力度的增强,
阜阳教练员的整体素质有了极大改善,学车的”潜规则”正在减少,但个别不规范的现象依然存在。

随着车辆的增加,报考驾照的市民与日俱增,各家驾校人满为患,供需严重失衡,一些”潜规则”随之而来,市民学车遭遇各种”窝心事”。虽然随着相关部门打击力度的增强,我市教练员的整体素质有了极大改善,学车的”潜规则”正在减少,但个别不规范的现象依然存在。近日,记者走访多位驾校学员,试图了解驾考的种种“潜规则”。他们的讲述虽然不能代表整个行业,但至少说明了某些现象的存在。

  连日来,记者走访了多名市民及部分驾校的教练员及管理者,试图了解驾考的种种”潜规则”,并探究它们形成的原因

上车难

  

每天清晨5点起床,然后打车接教练吃饭、上班

图片 1

7月20日是周六,清晨5点,手机上的闹钟一响,张凡立即从床上爬起来,简单地洗了一把脸,拎起手提包出了门。

  拿到驾照已经两个月了,市民胡森依然不敢在市区内驾车上路行驶。“前后花了五六千元,还经常遭受教练的白眼……”回想自己学车的经历,胡森感到很不值,“仿佛做了一场梦”。

5点20分左右,张凡乘坐的出租车出现在阜城某小区门口,随后他拨通了一个电话。5点30分左右,一名中年男子走出小区,他就是张凡的教练。二人在附近吃过早饭,一同乘车向驾校走去。

  “教练暗示学员考试的时候不请吃饭、不买烟,考试就不保险。”“练得好不好,教练说了算。要想去考试,先过教练关。”搜索我市各大网站的论坛,“吃拿卡要”依然是驾考“潜规则”的重点。

“最近半个月,每天早晨都是我打车接他,然后请他吃早饭。”张凡称,这样做的收获是,教练可以提前20分钟左右到达训练场,对其进行单独辅导。正式训练开始后,教练往往允许他排在前五名上车练习。

  近日,记者走访多位驾校学员,试图了解驾考的种种“潜规则”。他们的讲述虽然不能代表整个行业,但至少说明了某些现象的存在。

张凡向记者透露,以前教练对他可不是这样,一切均源于一次意外的碰面。今年6月份,张凡在阜城某驾校报了名,准备考C1驾照。上车训练开始后,张凡发现自己的教练带了十多名学员,每天每名学员只有两次上车机会,每次只有几分钟时间。

  上车难

为了不浪费每一次上车的机会,张凡在炎炎烈日下一站就是一上午或者一下午。一天晚上,张凡与朋友外出吃饭,偶遇教练,于是邀其一同赴宴。酒后,张凡将两包香烟塞到教练手中。

  每天清晨5点起床,然后打车接教练吃饭、上班

第二天,教练对张凡的态度明显好转,不但允许他第一个上车,而且每次还多辅导几分钟时间。

  7月20日是周六,清晨5点,手机上的闹钟一响,张凡立即从床上爬起来,简单地洗了一把脸,拎起手提包出了门。

从那以后,每天早上5点,张凡都会准时起床,然后打车接教练吃饭、上班。训练结束后,还不忘将包里携带的几瓶矿泉水、绿茶等留在教练车里。

  5点20分左右,张凡乘坐的出租车出现在阜城某小区门口,随后他拨通了一个电话。5点30分左右,一名中年男子走出小区,他就是张凡的教练。二人在附近吃过早饭,一同乘车向驾校走去。

脸难看

  “最近半个月,每天早晨都是我打车接他,然后请他吃早饭。”张凡称,这样做的收获是,教练可以提前20分钟左右到达训练场,对其进行单独辅导。正式训练开始后,教练往往允许他排在前五名上车练习。

一个“红包”买来教练半个月笑脸

  张凡向记者透露,以前教练对他可不是这样,一切均源于一次意外的碰面。今年6月份,张凡在阜城某驾校报了名,准备考C1驾照。上车训练开始后,张凡发现自己的教练带了十多名学员,每天每名学员只有两次上车机会,每次只有几分钟时间。

今年5月份,市民李亚梅在某驾校报了名。前段时间,她发现与本组其他学员相比,自己挨骂的几率明显高了很多。原因是她不爱运动,手脚的协调性较差,上车时总是手忙脚乱的。

  为了不浪费每一次上车的机会,张凡在炎炎烈日下一站就是一上午或者一下午。一天晚上,张凡与朋友外出吃饭,偶遇教练,于是邀其一同赴宴。酒后,张凡将两包香烟塞到教练手中。

在家人的建议下,一个月前,李亚梅与几位学员一起,偷偷地把一个红包塞给了教练。第二天训练时,教练对他们几个格外热情,虽然她多次出现操作失误,但教练再也没有骂过她。但好景不长,半个月后,教练又恢复原来的样子,“和他打招呼,他不冷不热的,一出错就挨骂”。

  第二天,教练对张凡的态度明显好转,不但允许他第一个上车,而且每次还多辅导几分钟时间。

为了缓和与教练之间的关系,李亚梅和几名学员商定,每个星期凑钱请教练吃顿饭,或送点礼物。

  从那以后,每天早上5点,张凡都会准时起床,然后打车接教练吃饭、上班。训练结束后,还不忘将包里携带的几瓶矿泉水、绿茶等留在教练车里。

与李亚梅的经历不同,市民石军称,他考取驾照用时三个整月,在此期间,除了向教练让过几次烟外,从未请其吃过一顿饭,更未送过一分钱的礼。原来,石军报考驾照前,已经能熟练地驾驶车辆,这极大地节省了教练的精力和时间。

  脸难看

知情人告诉记者,一般情况下,中老年人、女性学员学车比较慢,而教练的奖金与学员考试的通过率挂钩,因此,教练比较喜欢手脚灵活或有一定基础的学员,讨厌中老年人和女性学员。

  一个“红包”买来教练半个月笑脸

遇到这些难带的学员,教练往往采取隐性歧视的方法,一般骂了几次后,一些学员会要求更换教练,另外一些学员则选取送红包、请吃饭的方式,以获得教练的善待和重视。不论最终出现哪一种结果,受益的都是教练。

  今年5月份,市民李亚梅在某驾校报了名。前段时间,她发现与本组其他学员相比,自己挨骂的几率明显高了很多。原因是她不爱运动,手脚的协调性较差,上车时总是手忙脚乱的。

缺场地

  在家人的建议下,一个月前,李亚梅与几位学员一起,偷偷地把一个红包塞给了教练。第二天训练时,教练对他们几个格外热情,虽然她多次出现操作失误,但教练再也没有骂过她。但好景不长,半个月后,教练又恢复原来的样子,“和他打招呼,他不冷不热的,一出错就挨骂”。

训练场地缺乏,每次学车都要打车

  为了缓和与教练之间的关系,李亚梅和几名学员商定,每个星期凑钱请教练吃顿饭,或送点礼物。

颍东区居民胡森去年9月份报考驾照,报名费3300元。今年5月份领取驾照后,胡森算了一笔账,为了学车,他总共花费五六千元。

  与李亚梅的经历不同,市民石军称,他考取驾照用时三个整月,在此期间,除了向教练让过几次烟外,从未请其吃过一顿饭,更未送过一分钱的礼。原来,石军报考驾照前,已经能熟练地驾驶车辆,这极大地节省了教练的精力和时间。

胡森告诉记者,由于工作原因,他的时间很不固定。为此,他与教练约定,每次练车时先通个电话。时间长了,胡森感觉很不好意思,教练也经常抱怨打电话麻烦。为此,胡森为教练充了四次电话费,每次100元。

  知情人告诉记者,一般情况下,中老年人、女性学员学车比较慢,而教练的奖金与学员考试的通过率挂钩,因此,教练比较喜欢手脚灵活或有一定基础的学员,讨厌中老年人和女性学员。

更多的麻烦来自日常训练。这两年,由于报考驾照的人数激增,很多驾校的训练场地严重不足。为缓解这一矛盾,一些驾校让教练员带着学员到开发区等偏远地方的空旷路段进行训练。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