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车时,他在同一辆车上偶然地结识了同年同月同日生的女子,这场“天降情缘”打乱了他原本幸福平静的感情生活,而他对爱情的转变也不经意地发生在此……

・驾校之悲情故事・

  8月19日,在我们推出“驾校情事”的当天,李跃兴给我打来电话,说他也有一段“驾校情事”。他语气中充满了自嘲意味,“这里的情事味道长啊!”

  来去匆匆的驾校情缘

  李跃兴一坐下来就点了一杯橙汁,男人很少有在茶坊里喝橙汁的,这个奇怪的举动,引起了我的好奇。他解释说,他从不曾理解女友佳佳为何喝橙汁到了上瘾的地步,就像佳佳不能理解他为何学车从认真到沉迷一样,原来只有体会之后才能明白其中滋味。

  故事关键词:“速恋”

  与他同年同月同日生的她竟在同一辆教练车上……

  今年3月,我在青羊区的一家驾校报了名,利用晚上的时间去学车。与我同学一辆车的有5个人,2个女的,3个男的。学车的大多数女孩都希望得到一些照顾,有时无论年龄,无论学时,见男的都称呼为师兄。而周雅是个例外,她称呼谁都是十分直接的,这样的直接让不少男人打消了去亲近她的念头,也让她在这个圈子里显得有些与众不同。几个男驾友戏称她在“保持车距”。而我发现周雅真正的与众不同,则是在一次驾友聚会上,这也是我和她故事的开始。那天,吃完饭后,我们几个同车的和其他车的驾友一起到酒吧里玩。大家玩得兴起,有人提议玩“真心话”,谁输了,谁必须说真心话,问什么答什么。轮到我问周雅了,朋友们都起哄说,她平时那么冷,你就问火爆些。

  主人公档案:范秋,女,25岁,外企文员

  虽说周雅之前确有些刻意,但在这一刻我却充当了她的保护者,我问:“你的生日是哪天?”话一出,大家都对我这个一般化问题大失所望。“6月3日……”周雅问答。“好巧,我也是6月3日的,你不会告诉我,你属羊吧。”我开着玩笑说。周雅很认真也惊讶地对我说,“我是79年出生的。”“你们是同年同月同日出生的啊!”驾友起劲了。周雅突然间十分沉默,还是我解了围,“只是一个游戏,我们不开玩笑了,来继续,该谁了?”我斜眼看了一眼周雅,她接到了一个电话立即起身,向门外走出,她的背影给人一种说不清的感觉。

  婚恋现状:在驾校开始的爱情,还没等到学车结束便已死亡

  第二天,周雅没来学车,很晚她给我发来一个短信,“我没有开玩笑,一个同年同月同日出生的人。”佳佳看到了这条短信,有些不高兴地说,“这么晚了,发这种短信来真无聊,不会是个女的吧?”我没有回答,心里却一直浮现着周雅那天的表情。

  范秋是在看了本版的“驾校情事”专题后给我打来电话的,她说,她自己也有一个发生在驾校里的故事,很想把它讲出来。当我在茶楼见到她时,她显得格外安静。沉默了很久她才告诉我,就在来之前,她还有点犹豫,事情已经过去了,她希望像和朋友聊天一样把她的故事告诉我。话虽如此,但从她的神态和精神状况可以看出,她并没有真正走出过去……

  第三天,我们谁都没有去学车,而是在一间咖啡厅里聊到了11点,中途佳佳打来电话问我今天学车顺利吗?“还好,今天师傅看起来高兴让我多开了一会儿……”3年多来我第一次对女友撒了谎。“是你女朋友吧?你该早点回去的,真对不起!”周雅有些自责地说。“没关系的,我们生活在一起3年了,她应该不会那么小气的。”我安慰她。“3年,幸福吗?我3年前结的婚,现在正和丈夫闹离婚。”周雅没等我回答,便开始讲诉着她不幸的婚姻。

  我出生在一个知识分子家庭里,父母都是大学教师。可在我很小的时候,他们却离婚了,我跟着父亲一起生活。从此,我变得不爱说话,变得沉默寡言,并患上了“自闭症”。因为这个原因,我生命的大部分时间都过得单调而孤独,直到2019年3月6日,我在驾校里认识了程宏。程宏不算英俊,但是个子很高。当他第一次看见我坐在训练场边一副闷闷不乐的样子时,便走过来想方设法地逗我开心,慢慢地,我们成了好朋友。每逢练车的间隙,我都会向他诉说我的经历,讲我的感受,讲我丰富的内心世界。他说,他都懂。我仿佛终于找到了生命中的知己,我叫他“哥哥”,而他,也像对妹妹一样地悉心照顾我,不知不觉地,我们缓缓地迈进了恋爱的大门。

  她和丈夫结婚是为了与情敌争个输赢,一场对男人的追逐中,她赢了情敌但却输了感情。结婚此刻她才发现,自己根本早已不爱这个比她大9岁的男人了。结婚后,她坚持不要小孩,其实,周雅这是在为离婚做准备。她说,等她在这个男人身上挖完自己所得的就离开。上个月,她的父母出钱给他们买了车,还不会开车的周雅只能将车拿给丈夫用。丈夫就经常一个人很晚开着车出去,渐渐地丈夫回家的时间越来越晚,越来越少。这次,她学车就是为了找丈夫要回车子,管住他。两个同年同月同日生的人之间的情感命运,竟是如此不同,甚至不曾相似。我很同情周雅,这种同情后来在别人眼里是暧昧,而在我们之间却是十分微妙的。

  接下来的一段时间,是我和程宏最幸福快乐的时光。没事的时候,我们便相约一起吃饭,一起逛街,一起去水上乐园欣赏美丽的风景。时间过得很快,不知不觉间,两个月的时光就这样匆匆地过去了,但每一次和程宏在一起时,都是那么浪漫、温馨。后来,父亲也知道了我和程宏的事,在见了程宏一面之后,他坚决反对我们在一起。但是我们没有分开,因为程宏说,无论谁反对,他都要坚持我们的爱情,我们一定不会被拆散的。

  爱情在驾校三个月的情感冒险中转变……

  然而就在这时,驾校里来了一个叫周涟的女孩,和我们在一辆车上练车。周涟是个漂亮的女孩子,个子高挑,刚强自立,给人感觉很成熟,家庭条件也很不错。同组的人都很喜欢周涟,程宏也是。后来有朋友告诉我,程宏在追求周涟,我不相信,虽然我父亲反对我们在一起,但我们还没有分手啊,程宏不会这么对我的!我试图说服自己,可是他们确实走得很近,我把一切看在眼里,心里总是酸溜溜的。2019年5月中旬的一天,程宏突然告诉我说:“我家人坚决不同意你做我的女友,我们……还是分手吧……”

  在遇到周雅之前,我是不相信什么缘分的,我和女友佳佳是同事,在一起3年了,平静而幸福,对于感情除了厮守一生的标准外,还有了今年3月结婚的打算,我想不出这份感情还会有分岔,但现在我却因为一个同年同月同日出生的女子,陷在情沼里。

  我的身体顿时像要被撕裂开了,眼泪不受控制地涌出来。我们从相识到恋爱,经过了好多努力才走到今天,我不同意分手,我不甘心就这么轻易放弃。

  回到家,我无法言说自己对周雅是什么样的感情,但至少接下来的几天,我们都利用学车的时间在茶楼约会。说到动情之处,周雅流下了眼泪。我怜惜地看着她,心中霎地涌起复杂的感情,有同情,还有一些不能言语的情愫,她以一个已婚女人的魅力和不幸吸引着我。

  2019年7月20日,我顺利地通过了考试,拿到了驾驶执照。刚考完试的时候,程宏没有过来抱起我祝贺我,连安慰的话也没有一句,他默默地看着这一切,眼神遥远而冰冷。难道我们的感情真的结束了?难道程宏已经不再爱我了?

  晚上我送周雅到了家门口,可刚离开不远,就接到她的电话,她说,一进屋,喝醉了的丈夫就和她大吵,她实在不想理他就出了门,出门之前还被丈夫打了几下。一看见我,周雅忍不住大哭起来,那一夜,我没有回去,一直在宾馆陪着她,但什么也没发生,因为我还有佳佳,而这次的谎言说得连我自己都不相信,但却唬了过去,也许这些年我和佳佳的感情平静得让她没了警觉。

  离开驾校的时候,周涟找到了我,说希望和我做好朋友,我笑着点点头,其实,我早就没有当她是敌人了。我一直觉得,我和程宏之间的根本问题,是我们的父母的干涉和反对,而不是她。这以后,我和程宏仍然保持着若即若离的关系,我仍然对我们的感情抱有希望,我想,我们双方的父母也不希望看见我们长期这样下去吧,或许,迟早有一天,他们会心软的,会祝福我和程宏的。

  周雅的丈夫在电话里劝说她回去谈谈。她一面听电话,一面看了一眼我。放下电话,我劝她回去好好沟通一下。劝走周雅后,我拖着一夜都没有休息的身躯回到家。刚一进门,佳佳就坐在沙发上一言不发,疲惫的我朝着卧室走去,佳佳终于忍不住冲着我吼道,“我今天打电话问候你的弟弟,他根本就没有病,昨天他一直在龙池那边,怎么可能你去照顾了他一晚。你说,你为什么要骗我,你一夜未归去哪儿了?”“在宾馆里,驾校的一个朋友出了点事,我一直守着她……”我说。“那个与你同年同月同日生的女人吗?在宾馆只是守了一夜,你可能吗?”她冷笑一声。佳佳的话越说越难听,为了周雅的事,我和佳佳吵得很厉害。争吵中,我收到周雅发来的短信,她说,丈夫根本没有诚意和她谈,还动了手,她从家里跑了出来。看到这里我摔门而出,不顾佳佳哭喊着我是个混蛋。

  今年2月初的一天,我在街上走过,迎面走来一对热恋的情侣,正是程宏和周涟,他们手拉着手,肩并着肩,那情景就像我幸福的昨天。我若无其事地走过去,微笑着与他们打招呼,然后转身离去。我一个人在街上走了好久,然后停下来迎风而立,冰冷的泪水从脸上滑落,一直流到我的心底。

  我和佳佳并没有因为这次的事马上分开,眼见很快就是我和佳佳的婚期,尽管我与周雅也不可能,但我没办法实现对佳佳的承诺。慢慢地我也不想和佳佳解释,我们开始了冷战,直到4月原本结婚的日子了,我搬了出去。那个时候,我们心里都有怨气,可谁也不愿意把心里话向对方说出来。

  范秋心声:不管程宏现在和周涟的关系怎样,我一直觉得,刚开始的时候,程宏也没有欺骗我,他对我确实很好。我曾以为我可以忘掉他,可事实上我并没有,我一直都活在过去,我不知如何才能开始新的生活?

  周雅得知我的事情之后,虽然十分内疚,但我就像她足够理由依赖的一个男人,我经常说,谁让我们是同年同月同日生,又在同一个地方遇上的呢?我不得不承认我已经爱上周雅这个有夫之妇,随着我与她情人生活的开始,也渐渐地偏离原来的生活轨道,而我的转变最终让我自食其果。

  记者分析:驾校是一个容易发生“速恋”的地方,驾校特殊的性质和氖围,让这里的感情更显得扑朔迷离。毋庸置疑,范秋把与程宏之间已经过去的感情当成了她的包袱,再加上性格方面的原因,所以她才会有今天的这些苦恼。其实,如果范秋能够勇敢接受现实,那么新的生活也就开始了。

  车考完了,我过了,而周雅没有通过,她只有留在那里继续学车,而我已没有理由再留在那里,我与周雅的关系也因为他丈夫的知晓而无疾告终。我回到和佳佳的住处准备搬走最后一些东西时,我看到了佳佳一个人去照的婚纱写真,还有她出国的护照,一本日记。原来,佳佳早就知道我与周雅之间的事,但为了不影响我学车,也因为同情这个女人的遭遇,她一直选择沉默。日记的最后一页,是佳佳前天写上的,写了一半纸已经被泪水浸满,内容是:“爱在一场意外中转变,李跃兴的冒险也许是一种代价,也许是另一种幸福……”我恍然觉得,自己已偏离得太远太远……

  ・驾校情事之温情故事・

  主人公反省:世界很大,却让我在驾校不大的圈子里遇到同一天出生的周雅。爱情有太多的可能,我却想不到是在这里发生,这简直是一次意外,就好像行车时,你在直行的标志下向左向右转,这很冒险,但这样的违规中转却是驾校男女情感中最大的特点。一边学车一边风花雪月,醉翁之意早已不在酒了。

  “恐婚女”在驾校找到真爱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