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位常年从事驾驶培训行业的师傅透露,根本不是那么回事,这是驾校苦于考试积压名额有限,变相提高收入的一种违法行为。

此前业界普遍认为,广州交委推行的学员IC卡计算学时制度,也是个人报考驾照的一大障碍。昨日多方回应称,IC卡学时制只对驾校报名者起作用,对不通过驾校报名的学员没有限制作用。

  业内人士分析,正是由于开放了社会考场,使得报名人数与广州相差无几的深圳市,学员积压现象减轻,新旧学员交替率大幅增加,学费收入随之增加;加之目前深圳社会考场同时承担有偿训练场的角色,30多个不设限招生的培训班,可由学员自主选择是否交费到社会考场进行训练和考试,无疑为驾校额外增加不少收入。

有关部门特别提醒广大想要自行报名申请驾照的市民,自行报名后仍需注意两大事项,稍有不慎可能会触犯交通法规!

  不可能实现的请愿信

最低交480元考试费

  无法约考,旧学员便不能毕业,新学员便无法招收,驾校失去了收入。如今的老吴,已经是两个孩子的父亲,老婆又没有工作。去年因长期驾驶导致的腰椎间盆突出病发,老吴为了治病,花光了所有的积蓄。老吴常常对老婆说,某某教练开长途,精力不足导致车毁人亡,“晚上别吵我睡觉,万一第二天我出事死了,你可以改嫁,但两个孩子怎么办?”

个人报考暂不会加重积压

  从2019年到2019年,老吴感觉日子过得还很滋润:每月有将近五千块的收入,这还不算学员“孝敬”自己的香烟和宴席,那时他所在的驾校一年招生100多人,工作相对比较轻松,偶尔还有小假;但好景不长,到2019年,老吴的驾校一年招收学员超过300人,足足是三年前的三倍。老吴工作繁忙的同时,收入反而开始下降。

1.自行约考,随时排队,不受学时限制。

  相关新闻

■部门回应

  今年6月28日,老吴写了一封信给交管部门:“我衷心恳请你们,讨论研究,结合我的实际家庭困难、身体上的特殊疾病,给予照顾我的学员考试,只求可以考得快一点,其他的任何要求、任何目的都是没有的。我是家庭中的重要支柱,万一倒下,我不知道他们以后的生活怎么办?”长达三页的信纸,老吴历数考试积压、延期给自己带来的痛苦,只在最后提出了唯一的要求。

不推荐的理由,主要是自行报考驾照的市民,很难寻找正规的培训途径。培训的必要性主要体现在“科目二”和“科目三”上,这两项考试都需要长时间的实车操作,以及专人教导。“不少市民在之前有通过其他私人途径学过开车,自认为可以通过考试,这种情况并不少见,但到了考场也会傻眼:一来不知道考试先后顺序,二来不知道考试具体要求。很容易就‘衰咗’。”

  为了满足这唯一的目的,老吴不惜开出了“优厚条件”,“……我有A牌驾照十几年了,我可以在贵单位任个职,早上为你们开中巴送考试员去路考,工资我不要,免费为贵单位服务!”

“不少市民在之前有通过其它私人途径学过开车,自认为可以通过考试,这种情况并不少见,但到了考场也会傻眼:一来不知道考试先后顺序,二来不知道考试具体要求。很容易就’衰咗’。”——行内人士

  “VIP学车班”宣称多交钱不用超期等待

而根据目前的规定,每科目总共只有10次考试机会(5次正考机会和5次补考机会,每次赴考场有一次正考机会和一次补考机会),如果10次都没有合格,则需要从科目一重新开始参加考试,此外,每次补考还需要交纳补考费用。如未接受过正统训练,很容易会陷入“无限补考”中去。

  “陪考辛苦还要挨骂!”

■地方案例

  近年来,在广州大型驾校打出的广告中,出现了多交钱即可马上约考的“VIP学车班”,每名学员加收上千元的费用,称之为“招待费”。驾校解释,这是因为考试积压严重,需要向车管部门有关人员“走关系”的费用。只要加入这种培训班,学员即可正常约考,无需超期等待。

3.长途考试用车仍需教练车。

  行业内老师傅揭露:“这是变相提高收入”

目前,驾校报名的学员已可以通过注册网上车管所,自行约考,但需受到学时符合要求的限制,而自行报名者仍需要到窗口办理约考。

  现在工作量是以前三倍

2007年,因车管所要求申领驾照必须通过驾校报名,不受理个人申请,深圳市民樵彬为维护学习驾驶技术自主选择权状告车管所。

  据统计,广州市目前有94家驾校,注册的职业教练8000多人,除去每人月878元的社保基金,每位教练平均月收入为2500元至3000元左右;而对于已经开放社会考场的深圳市,这个数字是7000元至10000元。

可寻找愿意接收的正规驾校租借场地和教练练车;广州有企业目前也在酝酿“时租式”训练场地和训练车。

  由广州市交委根据国家法律法规制定的“驾驶培训配置额度”,其详细表述原本应为“每台教练车每年培训58人”,换算到每月应为4.83人。但基于市场化运营的驾校为了保证利润,便在教练车数目上下工夫:通过大肆买进价格低廉(约为8万元一台)的教练车,掌握更多额度,继而扩大招生。但实际上,由于官方考试能力不足,广州车管部门每个月都会提前根据能力制定下一个月的考试名额,下发给驾校。换算成实际毕业人数,额度已下滑为每台教练车三人,甚至三人以下。如此一来,部分驾校就通过“出卖”正常约考的额度,来欺骗学员。

昨日,负责主管驾校的交通部门有关人士回应,驾校是否允许自己的教练外出“接私活”,属于驾校内部管理范畴,主管部门无权对此进行过问。但对于到驾校报名参加正规报名的市民,主管部门会监督驾校提供与合同内容相符的有偿服务。

  不过在信寄出的一刻,老吴就已经知道,这是一封不可能实现的请愿信……

法院审理认为,除国务院公安部门的规定外,其他规范性文件无权增设驾驶许可条件。本案中,车管所依据广东省公安厅、交通厅《关于进一步加强机动车驾驶人培训、考试工作的通知》的规定对樵彬申领机动车驾驶证的申请不予受理,属于适用法律错误。

  广州教练收入不足深圳一半

而记者了解到,市区多间驾校都有禁止教练“接私活”的明文规定,严重者将予以开除。

  教练透露心酸内幕――学员多了工资少了

2.未受培训即赴考,易陷入“无限补考”。

  7月27日这天的下午,某驾校唯一有教练证的老吴又挨了老板的骂,本来说好3点半就能考完四个人的“九选三”(驾照考试其中一关),因为人实在太多,拖到了4点半才考完,还有两个学员不合格。等他从岑村考场回到了近20公里外的黄埔南岗的培训场――其实也就是个被各种货车临时停靠的荒地――已是6点了,老板正向一群冒雨等着练车的学员们尽力解释:我们教练马上就回来,他那台车也让给你们练。结果老吴刚到就说自己腰疼,练不了了,想开着教练车回家休息――老板当即大发雷霆:你到底是想干还是不想干了!?

1.寻找培训渠道困难。

  对比

有条件者可寻找愿意的教练和车辆赴考。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